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卷一即評論張先:

   「張子野詞,古今一大轉移也。前此則為晏、歐,為溫、韋,體段雖具,聲色未開;後此則為秦、柳,為蘇、辛,為美成、白石,發揚蹈厲,氣局一新,而古意漸失。子野適得其中,有含蓄處,亦有發越處。但含蓄不似溫、韋,發越亦不似豪蘇膩柳。規模雖隘,氣格卻近古。自子野後,一千年來,溫、韋之風不作矣,益令我思子野不置。

   陳廷焯簡扼的點明了張先身處新舊詞體交替的時代,作品繼承了五代詞的含蓄,也開創北宋詞之後的發越氣度,恰好呈現詞體轉變的多元;「古今一大轉移」更肯定了張先關鍵且獨特的地位。因此我將針對張先詞在填詞主題與藝術手法的特色、帶動宋詞標題與詞序的創新、在詞調創制與創作慢詞的成就等三大部分,論述張先在宋詞史中的地位和重要性。

首先,張先拓寬了填詞的主題與功能性,並展現獨特的審美和藝術手法。

   朱妤〈張先及其詩詞研究〉將張先詩詞分類為「個人情感、歌妓書寫、送別與贈寄、唱和之作、戶外遊賞、宮廷生活、詠物之作」等七種類型,清楚的歸納出張先詞雖然還在書寫歌妓、宮廷、詠物等舊的題材,卻有大量與文人、士大夫相交等創新之處。張先逐漸脫離了「詞為豔科」、「男子作閨音」的窠臼,延伸到士大夫之間交遊往來的生活趣味,拓寬了詞的表現範圍。甚至還以詞代詩,作為社交酬唱的載體。謝永芳《張先詞史地位摭論》也認為詞的迎來送往、祝賀、奉勸等多種實用功能初步確立,都和張先諸多具有開創意義的嘗試密不可分。」劉熙載則點出張先詞與宋初詞的差異:「宋子京詞是宋初體,張子野始創瘦硬之體,雖以佳句互相稱美,其實趣尚不同。」以「瘦硬體」歸納張先詞,是指相對於花間詞的柔媚婉約,張先帶動的士大夫詞體具有一定的骨力,風格相較之下則顯「瘦硬」。

   除了主題的拓展,張先也創造了「影」這一獨特意象,深受世人稱道。張先自云:「雲破月來花弄影、嬌柔懶起,簾幕捲花影、柳徑無人,墜輕絮無影,此余生平所得意也。」《張子野詞》中,總共有26條寫「影」相關的詞句,花影、人影、燈影、火影、旗影、風影、秋千影等等,別具朦朧之美。如〈天仙子〉「雲破月來花弄影」寫風起吹開了重重雲朵,露出皎潔明月。花也因風輕輕搖曳,月光照耀嬌柔的花朵,在地上投射出花影。而〈木蘭花〉「無數楊花過無影」,則點出在澄澈月光的照耀之下,原本虛無不可見的楊花也顯得清輝迷濛,但在具象之中又顯得愈發縹緲難解。無影楊花是如此難以捉摸,若有似無又引人牽掛。

其次,張先帶動宋詞記詞序、立標題的風氣,是相當創新的嘗試。

     根據劉華民〈論張先詞的藝術創新〉考證:「宋詞之有小序自張先始。在張先之前和與張先同時的其他詞人,詞作再無小序者。 」張先第一篇題有詞序的詞是〈天仙子〉:「時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會。」顯然在詞序的說明之下,讓讀者更具象的理解告了病假的張先,是如何在暮春的某個午後到入夜之間,借病逃避了一場宴飲聚會,而獨自閒晃,經歷了一陣溫吞、迴還往復的自憐自傷。

   根據村上哲見考證,張先詞166首中,已有60首有詞序,以與文人交遊的詞最常出現詞序,會簡略概括與何人、在何地宴飲、遊樂或送別。如〈碧牡丹〉「晏同叔出姬」、〈木蘭花〉「和孫公素別安陸」、〈喜朝天〉「清暑堂贈蔡君謨」、〈河滿子〉「陪杭守泛湖夜歸」等。張先也創新的為詞加上詞注,「宋詞之有注自張先始。詞中自注類似詞前小序,是小序的變異,兩者都是作者對內容的說明,以便於讀者理解。」

   另外,張先雖然並非首創宋詞標題,卻是詞作大量立題的轉捩點。根據《全宋詞》記載,在張先之前,填詞並在詞牌外另立標題者尚有7人22首,而《張子野詞》中總共179首,有題者57首,數量明顯增多。如〈剪牡丹〉舟中聞雙琵琶、〈山亭晏〉湖亭宴別等。

   張先所立的標題、詞序、詞注,都反映出張先詞已超越酒筵歌席上、為了娛樂所編造的虛構故事,而轉為記錄生活,緊密的結合了詞人的現實際遇。如此一來,推進了詞從純娛樂到文人創作,真實融入生命和真情的過程。

最後,張先創制許多新詞調,同時致力於創作慢詞。

   謝永芳〈張先詞史地位摭論〉考證:「張先每一詞的重調平均1.7首,柳永1.5首,歐晏則均在3首以上。這說明張先不太喜歡重複用調。」、「詞調在不同宮調的使用情況能夠反映出詞人創作之審音協律與合樂可歌的一個側面。張先165首詞所用的詞調分屬14個宮調,其中有20個詞調共70首詞分屬兩種或兩種以上的宮調,超過柳永的16調52首。」看出張先開始出現對「不重調」的執著,傳統的詞牌、曲調難以滿足張先對新調的追求,於是開始自行創制新調。如〈謝池春慢〉、〈山亭宴慢〉、〈泛清菬〉、〈一叢花令〉、〈少年游慢〉、〈宴春台慢〉、〈熙州慢〉,皆出自於張先之手,展現張先在音律和文字上的才華以及品味。

   除了自創新調,張先也樂於創作慢詞,數量僅次於柳永。「與歐晏相比,張先仍算得上北宋開始大量填制長調(18調19首)的詞人,歐、晏、張創作長調慢詞佔其全部詞作數量的比例分別為5%、2.2%、11.5%則是顯證。」雖然張先的慢詞普遍被後世評論家認為是「以小令作法寫慢詞」,如名作〈謝池春慢〉實缺乏因果關係與脈絡銜接,寫景既散漫,也有轉折突兀的問題。但如夏敬觀〈評張子野詞〉所說:「子野詞凝重古拙,有唐五代之遺音」、「長調中純用小令作法,別有一種風味。」

   由此可知,張先在形式上、內容上不斷創新,其勇於開拓的精神讓他始終保有「別是一家」的重要地位。一如劉華民的讚嘆:「張先詞的創新涉及形式要素、內容要素等諸多方面。張先多領域的拓荒是獨此一家,對《東坡樂府》的創作影響至鉅。

至於在標定張先的文學史地位所碰到的問題,主要來自前人研究過於完備,不知如何跳脫既有觀點。

   張先留下的創作和生平俱詳盡,不少學者皆已整理出相當有條理的論述,或為年表、或按主題加以分類、甚至有計算數據而做成圖表者。因此,標定張先的文學史地位時固然能爬梳到許多極度實用之素材,寫作卻不免有拾人牙慧之嫌。解決方式為盡可能擷取「能有力支持的觀點」的材料,標明引用來源,並加以論述、解釋材料的意義,力求在舊題之下自有見地。另,受限於篇幅限制,多有未臻完善之處,總覺意猶未盡。

參考資料:

〈論張先詞的藝術創新〉(劉華民,常熟理工大學,2008)

〈張先詞史地位摭論〉(謝永芳,黃岡師範學院,2010)

〈張先及其詩詞研究〉(朱妤,國立政治大學,2011)

《張先編年校注》(吳熊和、沈松勤,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

《張先與北宋中前期詞壇關係探論》(孫維城,安徽大學出版社,2008)

創作者介紹

肥宅貓咪冷胖玩

肥宅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