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慶明:愛情與時代的辯證--《牡丹亭》中的憂患意識

柯慶明以「出生入死」貫穿文本,此一意象廣義的涵蓋了:麗娘的回魂遭遇、柳生與書中儒生角色的際遇和大時代的政局戰亂等三大主題。柯慶明不斷結合題材相似的文本,旁徵博引,歸納出《牡丹亭》的手法和結構。

張淑香:杜麗娘在花園--一個時間的地點

相較之下,張淑香只鎖定麗娘一連串生死之間的過程,用不同時序下的地點切分的出四個主題階段:繡房和學堂、花園、花園變道觀、離開花園,主題較小而簡明。並套用坎伯、佛洛伊德、榮格的心理學、神話學理論,對照出數個與文本相符合的母題。

 

 

「是天公不費買花錢,則咱人心上有啼紅怨。咳,辜負春三二月天。」

 

立場:杜麗娘是可以應證世道的「仙」,還是只屬於自己的英雄?

柯慶民從文本中的花、月、梅、巫山神女、聖婚等元素中抽絲剝繭,推斷杜麗娘是具有「仙格」的,並歷經了超越凡俗的、為神仙獨有的生命體驗。並且透過這樣的推論,進而觀照全局,將麗娘一人的遭遇,引申至所謂「寒儒」甚至國家情勢的遭遇。

然而,張淑香僅視麗娘為被中國傳統的禮教、父權宰制的閨女,並套用坎伯英雄歷險的理論,將《牡丹亭》當作單一個體的、屬於麗娘「自我」的經驗,而不與時代背景等等一概而論。真愛、突破禮教、情慾探索,一切都歸屬於麗娘一人的自我追尋。

 

使用手法、理論:如何分析《牡丹亭》?

 

柯慶明鮮少套用理論,而是善用文本之間相互闡發的手法,具有層次和韻律的將文本意涵愈推愈廣、愈推愈深。柯慶明先以素材與《牡丹亭》相似的 〈白雪公主〉說起,頗析對應之下的隱含喻意,並雜以《詩經》重述杜麗娘身處的背景,試圖用通俗的例證帶領思考。而柯慶明將《牡丹亭》的特點聚焦於「更生、回春」、「聖婚、寒食」儀式的主題,並進一步和〈李仲文女〉、〈徐玄方女〉《西廂記》比較、探討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更生、回春」的意象。之後又進一步從麗娘影響柳夢梅進第的命運,拿柳夢梅對照探討同是儒生的角色:陳最良、杜寶,指出柳夢梅是因為實現「聖婚」才得以顯榮的。最後,又將柳夢梅應試的策略對照國事的內憂外患和三名儒生角色對麗娘一事的態度,加上麗娘的病情起伏和遭遇暗合國事,兒女情長瞬間化為處於同時間之下的平行世界裡的戰亂動盪。柯慶明的《牡丹亭》於是跳脫了談情說愛的範疇,搖身一變成了正經八百的嚴肅議題。

柯慶明的分析方式是從麗娘的遭遇出發,一步步推進、延伸到作者的政治意識。

 

張淑香則似乎偏好以神話學、心理學的角度解析麗娘的行為,少於引用其他文本和《牡丹亭》相互映照,反而多次引用坎伯、佛洛伊德、榮格的理論,將劇中情節加以切分為母題。不論過程或結論,都頗似李維史陀追求的文本分析方式。

 

首先,將麗娘的處境與神話情節織女和Arachne相互闡發,又將陳最良--麗娘--春香的關係化約為佛洛伊德的理論「超自我--自我--本我」。其次,又將花園歸類為父權象徵的文化符號,一段又以「靈視、臨現」、「天啓顯靈」的過程和,佛洛伊德的「夢境」、「性」等理論驗證麗娘對感情和性的初探與啟蒙。甚至連描述愛情,都引用了坎伯的定義。以及,對麗娘死而復生一段,更視其為「冒冥界險之旅」,充滿神話母題的色彩。最後,麗娘和柳夢梅的婚禮更被解讀為「神聖的婚禮」,是女英雄在自我了解內在本質後,「自我和個我的結合」。

張淑香最後則將《牡丹亭》概括為一種具有標竿性的主題「花園詩學」。

 

, , , , ,
創作者介紹

肥宅貓咪冷胖玩

肥宅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