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

紅日已高三丈透,金爐次第添香獸。紅錦地衣隨步皺。

佳人舞點金釵溜,酒惡時拈花蕊嗅。別殿遙聞簫鼓奏。

  

 

《浣溪沙》用物慾橫流的細節,勾勒出一場夜以繼日作樂後、已經一片狼籍卻持續進行的宴會。李煜毫不節制的享樂,讓整個南唐宮廷瀕臨罪惡的邊緣。也令後人不禁感嘆,那些造就李煜下半生悲慘身世的種種因素,他實在責無旁貸。

 

上片點明紅日高掛,已經時候不早了,一般兢兢業業的君王多半已結束早朝、正辛勤的批改奏章,而李煜的宮殿卻飄散著濃郁的薰香,暈眩了整個糜爛無力的南唐朝廷。主香宮女繼續往即將燒盡的金爐內添加香料,說明香料已經燒了很長一段時間,宴會通宵達旦的事實不言而喻。至於從純金的金爐就能知道,宮殿裡的器物多麼鋪張奢靡。隨著主香宮女輕移蓮步,地面上的錦織地毯也微微皺了起來。即使是稍微富貴些的人家,都珍惜的將難得的錦布織成錦衣,在重要的正式場合才會穿上。誰又能想像,在李煜的宮殿裡,錦布竟然是任人踩踏的地毯?

 

下片寫宮中麗人因為宴會時間持續太長,髮髻早已凌亂微鬆,金釵自然在婀娜起舞的過程中,從髮間鬆脫,掉了下來。而不僅麗人已疲憊失態,連李煜本人都因飲酒過度而稍微感到醉酒的些許噁心,只好在人工薰香營造出的一片昏沉沉中,勉強拈起自然清新的花朵輕輕一聞,算是暫時舒緩了不適。在花香撲鼻、李煜稍微恢復理智之際,宴會好像也該曲終人散了吧?

然而,這時遠處的別殿卻飄來一陣樂聲悠揚。看來南唐宮廷的委靡縱慾,是一點都沒有打算要止息或稍微節制的意思。

《浣溪沙》把宮殿裡極盡奢華和頹廢的氣氛,刻畫得十分濃郁細膩。那種無以復加的罪惡和喧騰,彷彿也見證了南唐無可抵抗的亡國宿命,以及李煜個人的淒慘結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克萊貓的奇幻世界

克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