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用臺靜農《中國文學史》(臺北市:臺大出版中心,2009年) 

與葉慶炳《中國文學史》(臺灣學生書局,1990年)比較兩書差異:

 

  

   其一,臺本和葉本的目次、章節之不同,可看出兩者注重之重點的差異。

    臺本分有「篇、章、節」:以「朝代」立「篇」,再以「文體體例」立「章」,再以「作者或作品」分「節」,層層遞進,緊密扣合出各種文體、作者均明確的分屬不同朝代,頗有顧炎武將文體與朝代同論,「詩文代變」的觀點。然而,葉本避免了這樣過於涇渭分明的切分,利用「文體體例」設立各「講」,將重心放在文體體例與作者而非朝代間的區隔。如「先秦寓言」,在臺本以時間軸出發,置於「第一篇先秦篇,第一章中國文學的起源」,而葉本按類將其置於詩經、楚辭之後「第五講先秦神話與寓言」。另外,如「唐傳奇」,臺本在「第五篇唐代篇」中分別敘述「第一章唐代士風與文學、第二章唐代古文與傳奇發展」,而葉本則在「第二十講唐代傳奇與變文」同時處理傳奇發生之背景與相關題材。可看出臺本相當看重文學史演進與朝代切分的關聯、而葉本較專注於不同文體體例的風格差異。

 

   其二,臺本與葉本對於援引文獻、考究的態度和手法上有顯著的差異。

    臺本相當著重於文學體例誕生之史、地背景,因此資料駁雜,部分未提及文獻出處而僅有主觀推論,太過武斷。然而,葉本在此方面較為沉悶而謹慎,通常直接大篇幅引用或分句節錄古史、古書,以距離當代較近的二手資料做為來源,不加以翻譯,也避免發表較無依據的主觀意見。如「詩經」的流行地域,臺本僅引用《史記˙周本紀》與稷相關的文句推估周朝疆域,在不引用其他資料,便自行推導結論。另外,將國風地域與現代中國省份相互對照時,也僅邶鄘衛有引《漢書˙地理志》考證,其餘都採用直述的形式,而不加以論證。葉本則未提及任何關於詩經流行地域的資訊,顯得較為保守。除此之外,葉本大多先收錄整篇或較為完整的節錄作品,再條列分析該作品餘文學使中的特殊之處與意義,如張衡〈歸田賦〉一段,葉本完整收錄後再舉四點分述該文之價值與對後世的影響,而臺本未引該文,僅以寥寥數句說明該文「書寫個人情志」的特色。

 

   其三,臺本與葉本的內容及脈絡雖大致相似,卻有許多不同之處。在採擷中,也透露了主觀價值及認同上的差異。

    臺本針對儒、道、佛在中國的發展和文學流變加以著墨,如「第二篇秦漢篇,第七章漢代方士、儒生合流後所形成之神異故事」以及「第四章南北朝隋篇、第八章佛典翻譯文學」,可以看出臺本不但關注政治與文學之間的關聯,也十分看重宗教與文學之間相互影響造成的結果,這是葉本所沒有出現的。然而,葉本對民間文學的看重也十分明顯,在「六朝小說」的部分,葉本運用五十餘頁的篇幅,逐一簡述不同小說如《述異記》、《敘齊諧記》、《笑林》等作品的作者生平、卷數,並收錄小說片段等,十分周詳完善。臺本則僅以提要之方式,條列數部小說的作者明、卷數和諸類篇名,一部小說僅寥寥數句。相較之下,可看出葉本的細膩和完整。

 

     


 

   由上述比較可知,文學史須同時處理歷史學與文學兩大層面,因此須綜合以下要素,並以此作為文學史架構不可或缺之依據:

   其一,將文學史歷史化的處理手法。文學史必須富有脈絡的指出當代局勢與文學發展潮流的關聯與交互影響產生、繼承的作用,並且說明不同文體體例間演變、承襲或創新的過程。

    文學發展中必然受歷史、政治因素影響,而文學本身也會互相影響。因此,作者需要同時對歷史學和文學作品、作者生平之間都有極深厚的了解,才能有邏輯的梳理架構,洞見其中關聯而相互闡發、比較。

 

   其二,是作者揀選的文學主題。漫長的文學史中出現之作品形形色色、為數相當可觀。在極廣泛的閱讀後,該如何揀選、採擷出哪些作者、作品有資格收錄其中,又是一門學問。

    因此,文學史的作者不可或缺的是廣博的賞讀文學作品後,能評斷其價值、甚至好壞優劣的能力。若將所有作品一概而論,則文學史會變得駁雜枝蔓而無代表性。

 

   其三,是作者傳達自身的文學觀與文獻佐證。文學中無法避免需展現主觀價值判斷,而歷史學又要求盡可能的客觀中立,要如何在歷史中評斷出文學作品的定位,則必須透過所引證的資料做為支持。因此,精準的使用適合的文獻資料,再以此為根據,層層推展,帶領讀者了解、認同作者的文學觀相當重要。

 

   綜觀而論,我認為文學史最理想的寫作型態,其一,需涵蓋影響各類文體背後的思潮脈絡,包括當下的政治、社會、學術等風氣,因此不妨加入人類學、社會學、宗教學甚至經濟學等不同學門,以更多面向建構出文體發展的背景,再兼具探討文體的繼承與創新等較有時間性的部分,延展並構成完整且細膩、廣度和深度兼備的文學史。

    其二,在作者主觀思想表達的部分,我贊成保留一定的空間。事實上光是主題、作者、作品揀選的部分,就不可能達到完全的客觀,更遑論文學史中必定帶有文學批評、分析的成分,因此不妨在文學史中盡量客觀、融合文獻後,闡述作者主觀的評斷、對文學作品加以詮釋,文學史才不置於淪為單純列舉作品提要,也能記錄下作者獨特的史觀和文學觀。

 

, , , ,
創作者介紹

肥宅貓咪冷胖玩

肥宅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