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卷一即評論張先:

  「張子野詞,古今一大轉移也。前此則為晏、歐,為溫、韋,體段雖具,聲色未開;後此則為秦、柳,為蘇、辛,為美成、白石,發揚蹈厲,氣局一新,而古意漸失。子野適得其中,有含蓄處,亦有發越處。但含蓄不似溫、韋,發越亦不似豪蘇膩柳。規模雖隘,氣格卻近古。自子野後,一千年來,溫、韋之風不作矣,益令我思子野不置。

 陳廷焯簡扼的點明了張先身處新舊詞體交替的時代,作品繼承了五代詞的含蓄,也開創北宋詞之後的發越氣度,恰好呈現詞體轉變的多元;「古今一大轉移」更肯定了張先關鍵且獨特的地位。因此我將針對張先詞在填詞主題與藝術手法的特色、帶動宋詞標題與詞序的創新、在詞調創制與創作慢詞的成就等三大部分,論述張先在宋詞史中的地位和重要性。

文章標籤

克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